幻灯四
幻灯三
幻灯二
幻灯一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主页 > 政务信息 > 阳光在线信息 >
“我的妈妈,每天6点30分出门上班”

开栏语:多少个日日夜夜,病床前的守护;无数个朝朝暮暮,病房里的穿梭。他们是孩子,是妻子,是丈夫,是父母,但在患者面前,他们只有一个身份——护士。他们是“白衣天使”,时刻秉承南丁格尔誓言;他们执掌“七分护理”,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辛勤耕耘;他们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中的“最美逆行者”,在没有硝烟的战场铸就伟大。在“5·12”国际护士节来临之际,本报推出“你眼中的护士”专栏,以身边人的视角,讲述护士背后那些鲜为人知、真实而感人的故事。

讲述者:沈杨帆

图为杨丽红。(照片由受访者提供)

每天早上6点半,伴随着一声“砰”的关门声,我就知道妈妈去上班了。自打我记事起,一年四季她都在这个点准时踏出家门。从幼儿园到初中,由她送去上学的我,也就成了每天第一个到学校的人。

小时候的我特别不理解,为什么妈妈每天都走这么早,特别“影响”我赖床。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她早早去上班,就是为了提前启动设备自检,预冲好透析器及管路。这样,患者一来,就可以按照医嘱及时安全接受透析治疗。

没有夜班的妈妈,可以多点时间陪陪我了吧?实际情况是,一碰上科室紧急“召唤”,妈妈就急匆匆回去加班了。小时候和妈妈一起睡时,正处在梦乡中的我,有好几次被半夜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:“杨护士长,你来医院一趟吧,有一个急诊病人要抢救。”妈妈挂了电话,就一骨碌爬起来,下了床穿好衣服,急急忙忙去医院了。

因忙碌工作而无暇照顾家里,妈妈也曾想过申请调离一线护理岗位,但思来想去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。用她的话说,还是舍不得离开血透室,也放不下患者。通过自己的专业技能帮助患者解除痛苦,就是她从事护理这份工作最大的意义所在。

妈妈也常常会和我分享一些与患者相处的趣事,说到这个,我由衷佩服妈妈与患者的沟通方式。在我眼里就没有妈妈“谈不拢”的患者。有些患者因为长期做血液透析,对生活丧失了信心,妈妈总有办法让患者重拾信心,积极配合治疗。慢慢的,不少患者都成了妈妈的老朋友。

“护士的职责是救死扶伤。”她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2017年6月底,妈妈有几天回家都是愁眉苦脸的,她说,科室来了一名8岁大的血透患者。但是科室没有接收过15岁以下的孩子开展肾脏透析的先例,这件事横在她心头好几天。

直到有一天,妈妈回家兴奋地告诉我,患儿做血透成功了!原来妈妈实在不忍看患者四处奔波,在得到医院肾内科、儿科的支持后,她不断翻阅相关资料,围绕患者的情况与上级医院的护士长反复请教与探讨,最终成功为患者做了血透。说这些时,妈妈眼里仿佛闪着幸福的光芒。后来我才知道,妈妈为这名小患者做的,不仅创造了该院血透患者年龄最小的纪录,而且在嘉兴地区也是首例。

我的妈妈是市一院血液净化中心护士长杨丽红,我为有这样的妈妈感到骄傲和自豪。

杨丽红给儿子的话:亲爱的儿子,谢谢你对妈妈工作的理解。也许我在母亲和护士这两个角色中很难做到完美,但我会尽全力给予你和患者最温暖的爱。